启动共享美好之旅



6.jpg

“好时带给过我很多快乐和甜蜜,我希望这份美好能够通过巧克力传递给身边的同学,并用所得的收益为那些得白血病的孩子带去快乐,把好时对社会的关爱带进中国”⋯⋯北京四中国际部的高中生张静依在她16岁的时候,建立了一个好时爱心巧克力店,为了让这个商店获得好时的冠名与支持,她给好时全球总裁发出了这样一封信。

2014年6月16日,本刊记者参观了这个商店,并问她“你有很多喜欢的食品品牌,为什么选择好时巧克力”,她说“因为我在参观美国好时巧克力世界旗舰店的时候了解到,它售出的每一块巧克力都是在帮助儿童”。

衡量一个品牌的魅力与可持续性,某种程度上在于它有多么深入人心以及它所传递的力量是否能给世界带来向上的能量。作为在20世纪初美国企业社会责任事业兴起时便着力于企业社会责任的品牌,好时信托基金拥有70%的好时公司股权,正是这个基金在1909年起建立了全美最富传奇的慈善学校——拥有1500名孤儿的弥尔顿好时学校。人们一点都不好奇好时120多年来引领北美巧克力行业,美国人甚至以好时一词代替巧克力,而自美国财富杂志1955年发布世界五百强企业名单以来,好时成为了一直上榜的57家企业之一。

“吃好时巧克力长大的女儿和曾用好时巧克力置办结婚典礼的朋友们知道我加入了好时,都非常骄傲。”好时公司企业传播与社会责任国际部总监唐少瑰仍然记得几个月前成为好时的一份子时的激动。

“这是一份有挑战的工作,但对我来说更多的是机遇。”在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她表示,尽管以前从事的企业是电子,化工、医药行业,中国的食品行业却正是处于风口浪尖,但是好时在中国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最近五年来业绩增长了20倍,市场份额由第七位增长到第三位。与之相适应地,必须建立更系统的利益相关方沟通渠道与企业社会责任战略。

负责任的营养顾问

《WTO经济导刊》:在近期发布的好时2013年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中,好时调整了新的企业社会责任策略和框架(“共享美好”),CSR模型由原来的四个部分(市场环境、自然环境、工作场所以及社区)改成了三个部分(卓越经营、改善生活、创造美好未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

唐少瑰:从这份报告中,大家可以看到从环境可持续发展到道德合规采购,好时公司提前数年达成了多项企业社会责任目标。为此,好时在先前的基础上制定一个新的框架,新框架更精准地反映了我们所有努力的价值和内在关联。从1894年弥尔顿·好时建立好时公司的时候起,就建立了“生意简单来说就是道德合规且有效经营”的理念。“好时共享美好”的企业社会责任框架正秉持了这一理念。我们分析了所有好时投资人的关注及愿景,我们相信在新框架的作用下,我们能够评估开展的项目和新的机会,确定优先的议题,如与投资人的健康生活相关的项目以及好时价值链相关的项目。在“好时共享美好:卓越经营、改善生活、创造美好未来”这一社会责任框架的最佳体现,是我们识别出责任采购的议题。我们发现咖啡原料可可粉的种植会引发当地雇佣童工及强迫劳动问题,这一现象在西非尤为显著。因此在2012年10月,我们便制定目标:在2020年前,所有使用的可可都需来自经过可持续发展认证的可靠来源,并且在2013年年底,实现10%的可可来自得到认证供应来源。而这一目标则在2013年年底以18%的认证比例超额完成。

《WTO经济导刊》:您提到了消费者健康议题,事实上,即使是在发展中的中国,糖果与巧克力在成为现代人的幸福生活中一部分的同时,也跟类似肥胖症之类的亚健康联系在一起,好时如何看待与应对这个问题?

唐少瑰:在我们看来这并不是难题,而是我们的机遇。

一方面,好时始终坚持为顾客提供符合饮食要求的产品,例如我们的14个品牌提供的食品不含有麸质(即不含有来自大麦、裸麦、二粒小麦等的蛋白质);好时无糖产品采用糖醇作为甜味剂,每份食品含有的卡路里比传统食品所含有的卡路里少20%,脂肪含量相同。

另一方面,很多时候,好时是扮演了营养顾问的角色。好时网站上有许多关于饮食和营养方面的内容,比如,不同食品配料的含量、营养比例以及适合儿童、成年人的饮食方式,并且发布了众多食谱,除了巧克力,还有面包松饼、核仁巧克力饼、糖霜蛋糕、酪饼、饼干、餐后甜点、果味馅饼,种类多达200种。在购买好时产品的过程中,如果消费者觉得摄取的碳水化合物不够、卡路里太高或是想要无糖的巧克力,“好时方案中心”提供了五种代用品,消费者选择替代原料,就能够在不改变原有口味的前提下,改变巧克力的营养含量。

《WTO经济导刊》:近年来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引发了各种令人担忧的讨论,好时可以分享哪些经验?

唐少瑰:好时的创始人弥尔顿·好时是食品工业史上第一个大规模生产牛奶巧克力的人,他的成功正是由于一直坚持产品的优质质量和安全环保。现在的好时内部建立了一个闭环的价值链。价值链由产品研发团队开始,延伸到近万名为原料供应商、销售好时产品的经销商,乃至享用产品的终端消费者。价值链明确了重点运营环节及其产生的影响。通过价值链,我们能更好地发现生产过程的风险或机遇。它包括产品研发、原材料、生产及包装、广告及销售、物流及分销、消费者体验,做到符合道德、公平竞争、合规、可持续种植、透明,避免儿童劳工、重视食品安全、消费者健康、人才管理等议题。

并且,我们一直以一种开放的态度与中国的利益相关方对话,积极参与中国食品协会 中国糖果类的食品协会组织的讨论。在每一个好时巧克力世界,我们播放好时巧克力制作流程的视频,在好时总部——宾夕法尼亚州的好时镇已经变成了一个供公众参观的景点。

带给人们积极的影响力

《WTO经济导刊》:您的岗位是最新设立的吗?为何设立这样的一个岗位?它的使命是什么?

唐少瑰:是的。以前我们的企业传播和社会责任工作除了美国以外,都还缺乏从全局管理品牌和形象的体系。我一方面向国际部总裁(负责除美国以外的市场)汇报,也向美国总部的公关部门最高负责人汇报。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岗位,建立一个基于可持续发展战略传播平台,跟利益相关方有积极的沟通。现在我们正在收购上海金丝猴糖果有限公司,好时原有的870名员工加上这家公司的5000多名员工,我们好时即将拥有6000多名员工,我希望建立中国的员工志愿者团队,发挥他们对于中国社会的贡献,提升他们的自我价值与自豪感。

《WTO经济导刊》:您入职以来感受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什么?

唐少瑰:参观美国好时镇是最令我震撼的。好时镇起初是好时员工居住地,后来建立了好时工业学校、宾州州立医学中心、公园等,非常繁华。学校会为孩子们提供全套从教育到医疗甚至建立一个新的家庭环境。每个家庭的爸爸妈妈是招募到有爱心的家庭,每个孩子一年四季的内衣都绣上了自己的名字。这是全美最知名的学校之一,教学质量也很好。我非常希望能够把我们百年来CSR的传统在中国员工中传承下来。

《WTO经济导刊》:如何考核您的工作?

唐少瑰:对我工作的考核就像好时带给建立好时爱心巧克力的张静依的理念一样,如果未来中国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与利益相关方像她一样,受到好时的感染与影响,传递健康、积极的人生态度和乐于助人的生活价值观,我想我是真正实现了自己工作的价值。

编辑|罗曙辉  shuhui.luo@wtoguide.net

责任编辑:雪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