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亚非:国际秩序和国际关系的焦点就是规则争论


人物简介:


何亚非,中国外交部原副部长,中国前G20协调人。

全球治理的新变化

全球治理出现了新变化和新发展,新的全球化时代已经到来。这是历史对中国的考验,中国应倡导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国际关系民主化和全球治理的新模式。其变化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近十几年来全球治理出现了新变化和新发展,有人说是不是进入了新全球化时代?我觉得倒是可以考虑。

我们现在所面临的全球治理的格局和形式确实是有很大的变化,甚至与2008年相比都有很大的变化,这就需要我们做一些思考。我梳理后觉得有这些方面的变化:一是中国自身的发展,以及中国的发展与发展中国家整体性崛起相趋通,它改变了世界政治和经济的版图和格局,也推动了全球治理体系乃至国际秩序从过去西方治理向东西方共同治理转变。二是发展中国家的话语权越来越多地朝这个方向转变,由此也引发了一系列国际关系的变化。从美国和西方国家来看,总体上是接受这个趋势的,但还是不太适应,有一种战略焦虑感。这种焦虑感逐步在上升,相互调整适应的过程还是比较曲折反复的,所以,反映在大国关系上就是越来越复杂和紧张。

第二,与世界经济有关。之前,世界经济的增长模式是按照美国,特别是由美国所制定的经济新自由主义和《华盛顿共识》等理论来指导全球经济治理。2008年到现在为止,全球经济增长持续低迷,表明这一经济增长模式不太管用。目前,各国都在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模式、全球治理和国际合作的模式。与此同时,中国的发展方式、发展模式、发展道路以及国内治理的成功经验获得了各国的欢迎,形成了一个反差。

第三,全球经济治理方面存在着严重的缺陷,这一缺陷突出表现在治理的碎片化或者治理跟不上经济格局的变化上。经济全球化带来的各国经济相互依存度增大的矛盾比较尖锐。比如我们谈到的以WTO为代表的全球贸易体系实际上遭到了西方发达国家的唾弃,西方发达国家其实对此不太感兴趣。多哈回合也好,其他贸易谈判也好,进展非常缓慢。根本原因就在于,政治的推动力和支持力在主要发达国家是缺乏的。同时,我们看到取而代之的是双边的FTA,多边的贸易谈判和贸易安排都做得风生水起。

我认为,今后几十年国际秩序和国际关系的焦点就是规则争论。

规则之争,谁对新的国际经济规则制定有更大的影响力、有更大的发言权?其实不是中国。中国是受益者,中国是真心实意地想维护现在的体系。当然,中国也想改变,我们讲的是完善、改进、改革,我们一直在做加法。有些国家也在做加法,但是,是全新的加法。以美国的TPP为例,TPP其实是在改写全球经济贸易体系的新规则。这个新规则不是坏事,是形势发展的需要,但问题在于它受到了地缘政治的干扰。

有些国家想自己制定规则,不想让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大国来参与和影响它们制定规则,其目的是要维护整体全球化过程中所形成的利益格局,希望重新分配某些领域,不想让中国继续获得更大的利益。这里面有地缘政治的干扰,显然不符合国际关系民主化,以及我们处理国际关系应该平等化的基本准则。所以,我们应该好好坐下来商量如何制定新的国际规则。共同制定,不是一家来制定,也不是排挤其他国家。

第四,全球化的进程中有很多负面因素,去全球化、逆全球化以及它们代表的民粹主义思潮在上升,这影响了全球化进程,影响了全球自由贸易和全球投资体系。

现在反对自由贸易的并不一定是政府,很多是一些国家的老百姓。因为他们对全球化不是太理解,正因为全球化的负面因素影响了他们的利益,他们有一定情绪,加上政府没有很好地适应这种情绪,使得这种情绪被不断放大。这种逆全球化的情绪,我比较担心在全球范围内特别是发达国家已经形成了势头,而且在政治舞台上已经形成了力量。它会改变政治生态,而一旦政治生态被改变以后,一定会影响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进程。美国大选我们看到了,发生的现象很奇怪。英国脱欧同样如此。欧洲其他一些国家政党都已经获得了很多的席位。我们可以预料,未来十年欧洲激进政党一定会在欧洲某些国家掌握政权,这种进程如果进行下去,会对全球化和全球贸易产生影响。

中国的新使命

因此,我们要考虑:中国作为一个全球性的大国应该怎么办,这也是历史对中国的考验。

第一,我们正在做和坚定不移要做的是要维护二战以后形成的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和国际治理体系,同时进行适当的改革,倡导合作共赢、共同发展这样的国际关系民主化和全球治理的新模式。

我们要反复讲中国是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的捍卫者、贡献者,而不是像有些人所说的是破坏者、修正主义者,想另起炉灶。另外,我们要坚定不移地维护以WTO为代表的自由、开放、公平的全球贸易和投资体系,要坚定不移地维护并且改革和完善国际经济和金融机制。习近平总书记在G20杭州峰会期间说到,要推动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表明中国会更加开放,会坚持改革开放,会更加深入地参与和引领全球治理。

第二,面对过去旧的经济治理模式不行了、经济新自由主义也不那么盛行了的情况,大家感到困惑的时候,中国该怎么办呢?我们应该按照总书记所说的,从中华文明和中华文化中汲取营养,提出具有中国思想的中国方案、提出中国针对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完善的方案。现在,到了中国提思想、提方案的时候,并不是只提个别秩序和个别措施,或者探讨哪个措施不对、哪个措施对,而是应该提出一套想法来。

今后全球治理应该怎么走,用什么指导思想?我们提出合作共赢、共同发展。“一带一路”思想的提出,G20杭州峰会推出的把发展问题列入议程就是讲的这一点,要共同发展,一家发展不是发展,大家发展才是真正的发展。所以,中国要提供全球公共产品体现在这个方面,而不仅仅是经济能够增长多少。当然,经济的发展也很重要。

第三,中国要坚持和平与发展走向。这听起来有点老套路,但却很重要。因为只有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只有各国都响应和平发展的战略,我们才能避免地缘政治的狭隘考虑和偏见,才能摆脱地缘政治的一些纠缠。

现在大家都陷在很多因素里面,很难专心地考虑经济问题,地缘政治就占了很多的精力。要处理好大国关系,特别是中美关系,就要防止陷入所谓的修正主义的陷阱,要真正地维护促进全球自由贸易体系和自由投资体系,为这个体系创造有利的国际政治和安全环境。因为中国从自身发展过程中已经体会到了,如果没有和平就不可能有发展,如果没有发展就没法确保和平。同样的道理,我们不能就经济论经济,比如我们走到非洲国家,很多国家自然条件不错,也有一些治理人才,为什么发展不起来?因为没有发展的条件,没有政策和安全的条件。

第四,中国现在处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和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全球治理或者说全球治理的总环境也发生了历史性的转折。

对中国来说,国内国际两个大局联系日益紧密,很难说中国国内政策对国际没有影响,或者国际发生了什么事对中国国内没有影响,两者已经密不可分。所以,对中国来说一方面要采取措施,实现两个百年的目标,避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同时中国在对外战略方面要更加积极主动进取,积极地推动完善全球治理体系,更加积极坚定地维护联合国体系,包括WTO主导的全球贸易体系,要有效地利用联合国、WTO其他的专门机构,还有G20和金砖机制等有效的平台发挥发展中国家的作用。同时,中国要主动与其他大国沟通,特别是中美之间要加强有效的沟通,这样才能为新世纪国际秩序的重塑、为全球治理不断地改善做出我们的贡献。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