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桩时代的“绿动力”


访谈嘉宾:北京华商三优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刘晓民


嘉宾简介:

北京华商三优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长期从事新能源电动汽车充电设施建设、充电设备研制工作。主持参与包括国内首座电动公交车充换电站、亚洲最大电动汽车充换电站在内的北京市所有重点充换电站建设工作。


走在大街上,很多人也许认不出电动汽车,但是我们身边竖起的一个个充电桩,却实实在在提醒着电动出行时代的来临。作为电动车出行离不开的“刚需”环节,充电桩既是民生设施建设的一部分,更是电动汽车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和衡量指标。

2017中国国际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展览会(EV Charging Expo 2017)于3月31日落下帷幕,三天展期内数百电动汽车充电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汇聚于此。前景美妙而让人振奋的电动汽车充电事业如同一幅正在铺就的庞大“拼图”,为我们勾勒出清洁、智能和人性化的未来出行蓝图。

作为电动汽车充电设施建设行业的先行者,北京华商三优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商三优)与其他大部分社会资本运营商不同。因为具有国家电网的背景,所以华商三优在整个充电设施建设市场的格局更高更远。华商三优公司总经理刘晓民告诉本刊记者:“再过十年,北京地区的部分汽车都是共享的,就像现在的共享单车一样,而且车辆可以无人驾驶,车辆需要补充能源时则自己返回到港湾去充电。”

这也是华商三优希望未来在北京打造的智能交通能源供应网的一部分,还将纳入该网络的包括共享汽车、公交等。

电动汽车行业是真正的朝阳产业

《WTO经济导刊》:《中国制造2025》提出的创新驱动、绿色发展对于电动汽车行业也意味着更高的要求,您怎么看华商三优在其中的机遇与挑战?

刘晓民:对于行业整体来说,充电桩的发展处于初期,还在一个群雄逐鹿的阶段。但是随着经济发展,这个行业会不断地洗牌,越来越成熟。

当前,“智能制造”是充电桩行业所面临的挑战,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德国、英国等零排放汽车联盟国家已经提议,到2050年将全面禁止燃油车型的生产与销售,所以说电动汽车行业是真正的朝阳产业,也包括配套设施。虽说充电设施建设还没达到智能生产阶段,大家也还都在痛苦中探索,但仍要紧跟形势发展和市场需求,做好充电设施配套。

《WTO经济导刊》:在能源结构不太合理的现实问题下,华商三优如何顺应局势,推动“供给侧改革”?

刘晓民:我认为,在充电桩的供给侧上游,也就是电能方面,售电、购电权要适度放开,特别是对分布式的电网。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要达到至少210万辆,2030年将超过1200万辆。如果北京地区新能源汽车达到了市场规模的三分之一,就相当于再造一张北京电网。随着经济的发展,特别是城市的首都区域功能化,电能的使用会越来越大,这将间接地拉动新能源的使用。与此同时,海洋能源、核能等各种新能源也正在发展,电动汽车将对此产生强有力的拉动。所以电动汽车发展得好,对国家整体的电能替代工作,尤其是发电行业、供电行业是双赢的好事。

让用户体验到超出传统燃油车的享受

《WTO经济导刊》:在充电桩的发展上您一直坚持分享经济的理念,说过充电设施的共享时代已经来临。具体来说,充电桩是如何实现共享的?

刘晓民:近几年,华商三优始终坚持优先发展私人充电业务,我们围绕着产品怎么进入家庭,怎么让私人出行方便等问题做了很多尝试。这其中包括接入云平台和融入互联网概念,让用户体验到超出传统燃油车的享受。

目前,华商三优开发了优易充APP,收集了当前北京地区的私人充电桩数据。车主在平台上将自己的车位和充电桩共享,在优易充上发布闲置信息,有需要的车主会在上面预约,双方达成意向后,使用的一方到达现场使用优易充扫描二维码,充电桩就会自动充电了。这样,依托云平台和互联网,优易充不仅实现了共享,还具备了增值的功能。

《WTO经济导刊》:您觉得这种共享在为私人带来益处的同时,为社会问题的解决提供了哪些方案呢?

刘晓民:我觉得充电桩共享对社会问题的解决意义重大。从北京地区的交通情况来看,城区停车已经到了“公害”的程度。如果通过优易充将电动汽车引入小区内的停车位,那么交通路面会清净不少。从充电成本来看,公共充电站还需要考虑停车费的问题。

所以,无论从路面交通、环境整治,还是充电成本来看,充电桩共享是实现资源充分利用的一种有效手段和引导方式。

这也与国家提出的“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解决交通路网布局问题,促进土地节约利用”的指导意见相一致。开发优易充的一个目标就是引导电动汽车停车,实现社会资源和稀缺的停车位资源共享。我认为,这对社会的贡献更大。

真正做服务型企业

《WTO经济导刊》:作为电动汽车的配套建设,充电设施可以说是环境友好型,但是生活中我们会看到很多“死桩”,既不环保也不友好,对此您怎么看?

刘晓民:这确实存在。死桩分为几种:第一种死桩是大量的汽油车占用位置,影响电动汽车的正常充电;第二种死桩是由于政策环境的变化,比如说新国标的推出,以及技术的迭代换代,一些充电桩跟不上技术的改进而被废弃;第三种死桩是维护到不到位造成的,因为现在人为破坏还是比较多的。

前两种“死桩”我们比较难控制,但是对于第三种我们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我觉得充电桩安装的时候一定要和车位的经营管理方做好沟通,做到有人管理维护。以华商三优为例,我们会对充电桩的状态进行现场画面监控,发现破坏会进行追责,并及时维修。

《WTO经济导刊》:身处新能源这样为社会问题提供新的解决方案的行业,华商三优对于自身的责任是如何来理解的?

刘晓民:华商三优有一个理念,就是“做所有人的朋友”。也就是说,企业应该站到老百姓、政府以及社会进步的角度,做大家共同的朋友,真真正正地转成服务型企业。

我们是车厂的天然合作商,是客户的天然服务商,这也决定我们企业不是站在一个运动员或者裁判的角色,而应该是大家共同的朋友。所以在发展过程中,一定要共赢。越开放,越包容,越替对方着想,越能发展。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