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谦卑之心,找寻解决方案


访谈嘉宾:春晖博爱儿童救助公益基金会首席执行官  薛一心


嘉宾简介:

在1998-2014年间,薛一心曾任百事大中华区饮料事业特许经营高级总监、台湾百事食品总经理、台北美国商会董事、美国南加大教育学院董事、美国宝洁客户高级经理等职务。2011年被“全球女性论坛”评为全球十七位“冉冉新星”之一。2014年4月她毅然离开从事了20年的企业界,投身非营利事业领域,担任春晖博爱儿童救助公益基金会首席执行官。


27个省的80多个项目点及46个村落,这些是春晖博爱基金会的项目覆盖范围。

每个月,这组数字都会发生令人欣喜的变化。虽然成绩斐然,但这组数字从不以庞大为傲,而以苛刻的精准度撩动了人们心底的慈悲。

更为精准的是春晖博爱的项目模式。在访谈过程中,薛一心最想让公众知道并引以为豪的地方就在于此。她说:“国内很多机构,不缺钱,不缺人,但是缺专业。在专业性方面,春晖博爱具有领头羊的作用。”

从半边天到春晖博爱

2014年4月,薛一心毅然离开了从事近20年的企业界,投身非营利事业领域,担任春晖博爱儿童救助公益基金会首席执行官。薛一心坦言在最初的人生蓝图中,是希望能够在企业做到五六十岁退休,然后再从营利事业机构转到非营利事业单位,然而,半边天基金会创始人博珍妮的故事让她改变了初衷。

1997年,来自美国加州的博珍妮和包文礼夫妇从华南地区的一家福利院收养了一个小女孩。看到这个女孩的生命因拥有家庭的爱而改变,一个朦胧、美好的念头诞生——1998年他们成立了半边天基金会,开始将家庭般的关爱带给中国的孤残儿童。

然而,作为一家由外国人创办的基金会,在中国进行公益活动注定要面临更多难题:不能宣传,不能筹资,只能做事。“成立十年后,2008年汶川地震,半边天基金会是第一家赶到救灾现场的基金会。”薛一心介绍说。在这之后,半边天基金会开始真正得到政府和相关人士的关注和认可。2012年,半边天在中国的唯一合作伙伴——春晖博爱儿童救助公益基金会,正式在北京注册。

时光荏苒,从半边天到春晖博爱,从商业精英到公益行者,薛一心有着自己的感悟和期待。

一个社会的进步,不在于盖了多少高楼大厦。繁华世界中,孤残特需儿童更需要一个港湾一个家。“春晖的项目不是蜻蜓点水式的,而是实实在在与中国国情结合,落地在中国,为中国困境儿童量身定制的一套模式。”她说着,像个孩子一样高兴,如获至宝。

曾几何时,深入耕耘中国孤残儿童教育抚育工作还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如今这个梦想的实现已经指日可待。但是,薛一心知道,还有几百万孤残儿童群体从未体会过亲情般的关爱,春晖博爱还任重道远。

没有一个孩子应该面对孤单无爱的寂苦

薛一心现在每天很忙,筹善款、开会、采访⋯⋯她坦言,此刻的压力远超在企业之时,但一切都是随心而为。“这在之前是不能想象的,每天睁开眼我都充满活力,感觉好多事情我能够去努力和改变。”加入春晖博爱,她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她说:“我人生的愿景是带给中国人更多的信任和爱。”而春晖博爱是一个让信任和爱传递和循环的地方。

回忆起去年走过的一个河南乡下村落,一位春晖妈妈说的话让薛一心印象深刻。

“如果我三年前知道这些,我就不会去深圳打工。现在我会留下,把我所学到的知识、理念传递给其他的妈妈们。”面对这样的感慨和表白,薛一心知道,在春晖博爱的乡村项目的46个村落,350个当地的春晖妈妈中,4至6成本来是要到大城市工作的,但是当她们知道孩子的成长是需要触摸,需要亲情,需要拥抱的时候,这些妈妈就决定留下。同时,她们自己的孩子也就不会成为留守儿童。

春晖博爱在不断开枝散叶,薛一心对不断的忙碌和折腾有自己的动力:“我期许让更多人知道有春晖这样的机构存在。我们现在做的很多工作是把春晖做成一个培训机构,因为只有培训我们才能够尽快地实现复制。”而复制最好的办法就是结合中国国情,与政府合作。

薛一心说:“我们相信,政府和我们一样,要做好事,就要学会合作。所以无论是半边天,还是现在的春晖博爱,我们都是先去学习和观察政府的需要是什么。简而言之,就是我们在系统里面要发现系统真正的需要是什么,这样才能够真正实现复制。”

复制,让春晖博爱能够更好地起到“杠杆效应”,实现“没有一个孩子应该面对孤单无爱的寂苦”的朴实美好的愿望。

以谦卑的心态在公益中潜行

在媒体的报道中,薛一心被称为“商业出走者”,可她自己对“出走”这一说法并不认同:“每个人首先要了解自己,公益和商业的界限不应该划分得这么清楚。”

很多人觉得,作为商业精英,薛一心弃商从公益一定能为公益的发展带来新的思路和创新,薛一心坦言,两三年前如果有人问这样的问题,她会自信满满地说出“用商业模式改变公益”之类的豪言壮语,而此时此刻,薛一心说对于这个问题给出的答案是——谦卑。

“我们要抱着一种谦卑的态度,了解所要解决的问题。”对于公益和商业的界限与关系,她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化。

“社会责任不是企业一个部门的事情,而是从创办人到管理者,在企业DNA中就有的。”她说,术业有专攻,企业想要将公益做好,要从企业行业相关的供应链、生态环境出发,找到一个对的合作伙伴。商业界与公益界两边的游走越来越多,交流越来越多之后,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法才会越来越多。

普华永道、阿迪达斯、迪士尼、乐事薯片⋯⋯在春晖自己的经验中,有各行各业的企业进行着合作,每个企业都可以结合自身业务优势,帮助孩子得到应有的爱和幸福。“春晖婴幼儿”“春晖学前”“春晖青少年”“春晖家庭”“春晖医疗关爱” 和“春晖培训”六大项目以及春晖博爱所传承的教育抚育方法已经使27个省市自治区中80多个合作项目点的近15万余名孤残儿童受惠。

加入春晖博爱三年多来,薛一心的成果越来越丰硕,但内心却愈加谦卑。在和薛一心的谈话中,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掩不去优雅与柔和,掩不住温暖的色调。也许心里有阳光的人,才有勇气撑起其他人的半边天。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