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镜框


上中学的时候,有一次学校组织我们去省博物馆参观。在一张画得一点都不像的辽代人像画前,我的女同学说,古代的绘画不追求形似追求神似。我当时脱口而出:“非也非也,古代的肖像画是用来记录的。”直到今天我也不敢肯定这话对不对。

20多年前,我在甘肃宕昌县的沙湾镇住过一个多月。我们住在村支书家里,每天吃派饭,吃到谁家就给谁照全家福。当地人几年都难得照一回相,所以照相是一件非常隆重的事情,拿到相片后对我们特别感激,特意把照片装进大镜框里,挂在正堂屋的墙上。

前些日子我收拾书架,发现了几本落满尘土的相册,里面塞满了上个世纪90年代青春年少的我和小伙伴们。可惜有些照片已经泛黄,色彩失真,是扔是留,让人好生为难。扔吧?仿佛要跟自己人生的前半段决裂似的;留下吧?八辈子也不翻看一回。记载我青春的照片,就这样成了鸡肋。

朋友的孩子上了小学,整天有无数的作业、手工、兴趣班,朋友就在朋友圈晒来晒去。在他的微信相册中,记录了孩子的整个成长过程。

古人的影像留在画中;父辈的影像留在墙上的镜框里;我们的影像留在一本本的相册里;我们孩子的影像留在朋友圈里。

媒介在变,平台在变,影像不得不以各种形态在各种空间保存。换个角度说,影像在顽强地抵抗着媒介的变迁、时间的打磨,以不同的方式传承着。

还有更多的信息生产方式、传播方式和消费方式被时代改变,有的甚至遭受了斩草除根式的铲除,比如挂历已经好多年没见过了,BB机更是近乎绝种了。我从未听到有人抱怨说,因为家里没有了挂历而忘记了岁月流徙,或者传呼台消失了,人生从此失去了意义。那些挂过挂历、用过BB机的人,如今揣着智能手机游走天下,美着呢!

也许有一天,这世界上最后一张报纸停止印刷,从此人们再也闻不到那股熟悉的油墨香,无法享受到早餐桌上那份熟悉的惬意。但是那并不意味着全世界的人早晨起来就没有新闻可读了,也不意味着成百上千万的新闻工作者就此失业下岗饿肚皮。我相信,新闻出版业的人失去的是印刷机,得到的反而是自由。

今天我们编写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基本都要追求版面设计精美、印刷质量上乘,把每本报告搞得都像艺术品,否则都不足以传承我们企业的精神、文化、价值观。但不妨大胆假设一下,未来的某一天,所有企业都以不印刷纸质版的社会责任报告为荣,因为那样更经济、更环保、更讲社会责任!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