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电上市公司如何做好社会责任信息披露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企业竞争的加剧,借助金融市场获得更多的发展资金,成为现代企业实现做优做强的不二选择。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抢得先机,核电企业等标有特殊标签的企业也纷纷挂牌上市。核电上市公司在履行社会责任,及社会责任信息披露方面有着更高的要求。而核电公司自身的特点决定了其所担负社会责任的目标、内涵及方式,进而影响着社会责任信息披露行为。三者之间被无形的锁扣紧紧相连,形成实际关联。

核电上市企业为什么需要披露社会责任信息

伴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蓬勃发展,各个产业的市场化步伐不断加快,以及人们理性认识的进一步增强,人们对企业价值的理解和定义也在发生着变化。

企业的履责情况日渐成为公众对企业价值进行评估的重要考量依据,成为上市核电企业股价估值的重要尺度。而社会责任信息披露作为面向公众的重要而正式的传播途径,也成为上市公司与利益相关方法定的沟通平台。根据有关法律、法规、规章并借鉴国际市场经验,自2006年起,深、沪证券交易所均发布了对上市公司的社会责任信息披露行为规范性监督的相关规定,积极倡导上市公司履行社会责任,推动社会经济环境可持续发展,并对履行社会责任和环境保护信息进行客观及时的披露。

发现和正确理解核电上市公司社会责任特征与社会责任信息披露行为间的相关联系有助于核电上市公司改进社会责任信息披露行为,提升与利益相关方的沟通效率和沟通质量,有助于核电上市企业外部正向影响力的塑造。

核电上市企业原生属性决定社会责任信息披露要点

核电上市公司的企业特点、从事主业的行业特性,决定了其担当的社会责任的特别属性,拥有鲜明的特征,由此决定了其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目标、方式方法和范围角度。

通过对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广东核电有限公司,目前两家纯核电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披露主要方式——社会责任报告与其他行业企业社会责任报告的比较,对核电上市公司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特点进行研究分析。

核安全成为披露的重要内容

核电企业具有自身特点和独特的价值观,与普通行业企业单纯地追求经济效益不同,核电企业始终将确保核安全作为一切管理行为的重心,“安全第一”的理念深植于企业的价值体系。核安全高于一切,是核电企业的任何行为的基本准则。鉴于安全在核电行业中无可替代的重要性,以及利益相关方的高度关注度,核安全保障成为核电上市公司社会责任披露的重要内容。中国核电和中广核在年度社会责任报告中都不约而同地披露了核安全文化、安全管理体系、应急管理等相关章节,将核电企业在核安全管控方面的措施、手段、成果等内容呈现给公众(利益相关方)。

以环境贡献率作为披露重点

核电是清洁高效绿色的能源,是改善大气环境、提供能源支撑和调整能源结构的重要支柱,积极推进核电建设、推动核电出口,是国家重要的能源战略,也是国家“一带一路”和“走出去”战略的良好实践,更是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的生动探索,对于满足经济社会发展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实现能源、经济和生态环境协调发展,提升我国国际影响力、综合经济实力和持续发展水平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核电企业所具备的这一特点与企业社会责任普遍倡导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完全匹配。这使得绿色环保成为核电企业践行社会责任的最佳样标。对环境贡献率的披露有助于公众(利益相关方)更好地认识核电企业,支持核电企业的发展和成长。

着重强调与公众的透明化沟通

从目前实际来看,我国核电公众科普宣传与核电本身发展的速度还不匹配,公众沟通工作滞后于核电发展,许多公众“谈核色变”,对核电知识缺乏足够的认识和了解,对核电发展依旧心存疑虑。在公众对核能认识的调查中发现,福岛核事故前,58.5%的人认为核能“有潜在危险,需谨慎利用”,22.6%的人认为核能是“清洁、经济的能源”;而福岛核事故后,88.7%的人认为核能“有潜在危险,需谨慎利用”,仅有1.9%的受访者仍然支持核电是清洁和经济的。由此可见,核电企业加强与公众(利益相关方)的沟通的需求十分紧迫。

同时,积极开展公众沟通是保障核电行业健康快速发展的需要。对于中国时下正在蓬勃发展的核能行业而言,公众沟通是关系到未来发展大计不可或缺的部分。环境保护部明确规定,核电项目厂址选择阶段的公众沟通工作应得到充分重视,公众沟通工作方案和核电项目选址阶段公众沟通工作总结报告作为厂址选择阶段公众沟通工作的支持性材料,是颁发核电项目厂址选择审查意见书的前提条件。公众意见已成为核电项目能否落地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近十年来,“什邡事件”“启东事件”“江门事件”等邻避问题已进入民众视野,而每个舆情事件所涉及的项目都是对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有巨大推动作用的重大项目。这些重大项目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为核电发展敲响了警钟,反映出公众对重大项目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的强烈需求,揭示出企业在参与社会管理和公众沟通工作方面的缺失与不足。

由于以上几方面的原因,核电上市公司无一例外地将落实与公众的有效沟通作为践行社会责任的重要组成,以及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主要内容。

中国核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在社会责任信息披露机制方面不断完善,以发布社会责任报告、专项报告等相结合,丰富信息披露渠道,还充分利用互联网及社交移动端,适应融媒时代。2016年,特别针对公众沟通议题编制专项白皮书,系统提炼出confidence(信心)、connection(联结)、coordination(协同)的“3C”沟通理念,向公众展示了中国核电的沟通之道及沟通实践。

改善核电上市公司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建议

目前几家核电上市公司的社会责任信息披露存在各自为战的情况,核电行业中尚未形成统一规则和标准,社会责任信息披露范围广度不一、角度不同,披露方式方法存在差异,仍存有待完善和改进的空间。为使核电上市公司更好地履行社会责任,做好社会责任信息披露工作,赢得良好的声誉,改善企业与各利益相关方的关系,获得更好的发展环境,笔者提出以下建议:

1.建立与完善核电行业统一的社会责任信息披露通行规则和标准。要推动核电上市公司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标准化发展,建立和完善与社会责任有关的通行规则不容忽视。核电行业通行规则标准的建立,有利于打破核电上市公司在社会责任披露过程中独立作战的局面,有利于清晰界定核电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的范围,防范因社会责任披露不当带来的潜在风险。

2.政府及相关部门应加强对核电企业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的监管工作。当前,我国核电上市公司履行社会责任具有随意性,在披露社会责任信息方面进行选择性披露,这与政府和相关部门对特殊产业企业的监督力度不够,以及没有适用性标准规范有关。我国应该根据核电行业特性建立专门监管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机构,督促核电企业将其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落到实处,并且要求企业全面系统地公布有关履行社会责任的信息。政府有关部门应制定相关指导性法规文件,引导核电上市公司有效进行社会责任信息披露,监督社会责任信息披露情况是否满足公众的需要。

3.建立全方位、广渠道、多维度的社会责任信息披露体系。社会责任信息披露行为本身正是一个企业与公众沟通对话的过程。对于核电上市公司而言,与公众(利益相关方)达成有效沟通的意义更加深远。核电企业应保持多沟通、少宣传的态度,通过对话机制、新闻发言人机制、媒体沟通机制、公众参与机制、开放日、路演机制等矩阵效应,实现有效沟通,与利益相关方形成命运共同体,共同开辟幸福空间。

4.建立适用于核电上市企业的社会责任评价指标体系。当前,我国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有效的企业社会责任评价指标体系,这给政府和其它相关利益方判断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水平带来一定的困难。我国应当根据企业的实际情况,以及借鉴国外已有的指标体系,建立和完善具有特殊行业适用性的企业社会责任评价指标体系。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