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M与SDGs:界定、执行和衡量


SDG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是整个世界未来要实现的关于人类社会、环境和整体发展的一套宏伟目标。针对这套目标,我们必须首先要回答几个问题:第一,它是在什么基础上提出来的;第二,这些目标该如何实现;第三,我们如何知道这些目标是否实现或者实现的程度如何。不管是定个人的小目标还是全球性的大目标,这三个问题都是一个基本逻辑,而就SDGs对这三个问题的回答,我们会发现SDGs与STEM(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Mathematics)的紧密关系。

首先,我们来看联合国关于SDGs 的官方宣传图片,它像卡通画一样直观地告诉我们人类未来的目标是令人兴奋的五颜六色,其上的文字则告诉我们这些目标直接而有力。但这并不能回答上面三个问题的任何一个。

于是,我们再来看看SDGs的愿景文件,在其序言中开宗明义地提出了SDGs的5P划分,即将可持续发展目标用英文P开头的单词划归为人类、地球、繁荣、和平以及伙伴关系这5个维度。如果我们仔细看愿景文件,会发现这5个维度的表述单独列为一页,显示其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但是同时,如果我们细读这5P维度的表述,也许会觉得这些目标的实现简直没有任何可能性。为什么呢?因为这些表述,例如“消除一切形式和表现的贫困和饥饿”“使地球能够满足今后时代的需求”“让所有人过上繁荣和充实的生活”“没有和平,就没有可持续发展”,给了我们一种理想化的激励和期待,这更像是政治口号,而非具有实现基础的、可行可期的目标。我们知道,这种愿景表述,也不能回答上面有关目标逻辑的三个问题。

只有当我们仔细看过并思考每个SDGs的完整表述的时候,我们才会发现,实际上每一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表述背后都是满满的科学,它不再是各种富含理念争议的社会问题,也不再是一个个高深莫测的政治口号。在这17个目标的具体表述里被我标为红色的内容都需要标准,都需要科学研究的支持(如图)。如果再仔细研究每个目标的具体指标和实现路径,我们就会发现:STEM为SDGs的界定、执行和衡量提供了方法、措施和标准,因此,每一个SDGs的表述、落实和实现都不再是政治议程或社会议题,而是实实在在的科学问题。

image.png

首先,从SDGs的界定来看,这些目标的设定都需要科学研究的支持。比如就第1个可持续发展目标“消除贫困”而言,逻辑上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贫困?这一标准的制定需要严谨而庞大的统计数据和计算系统的支持,最后联合国规定每人每日生活费不足1.25美元,属于极端贫困。再看目标2,当讲到“消除饥饿”的时候,并不仅仅是说让每个人吃饱肚子,而是必须有一个粮食安全系统足以支撑人类的生活与繁衍。那么这个粮食安全系统由谁来实现呢?当然要由社会来实现,但最终是由科学家来具体实现,这就需要靠袁隆平这样的人。再说目标3,这一目标的重点是“健康的生活方式”。那么,什么是健康的生活方式呢?WHO(世界卫生组织)有一套非常科学的指标和行动系统,由研究医疗和健康的科学家提供。

实际上,甚至一些看起来非常社会化的目标,背后都有强大的科学支持。比如,拿性别平等来说,真正的性别平等不是让男女一样,而是让女性有更多的可能性和更多的机会,而这也需要科学和技术来实现。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中国严禁女性下矿井工作,大家觉得这是对女性的保护还是限制?我觉得这可能更是一种限制而非保护,因为女性因此减少了一种就业机会。我曾经参观过瑞典一家公司在北极圈内的矿井,在那里我发现矿井里面的女工很多而且很多管理者就是女性,这对我的性别平等观造成了颠覆。一套健全的管理方法和系统科学的安全保障措施,使得女工也能够在矿井里面进行安全的生产,而这就是赋能,背后依靠的还是科学和技术。

前面讲的都是SDGs的总体目标,而总体目标之下都有具体目标。每一个总体目标,以及具体目标的界定都充满了各种数字,这些数字背后都是强大的运算支持和统计支持,包括一些科学理念。比如目标3的具体目标,都是经过多年的数据积累之后人类拿出的目标。如果没有科学的计算方法,没有统计数据的支持,这些具体目标就都是没有依据的,因此也就没有实现的基础。所以具体目标的制定,也是由一群科学家来完成的。再比如目标12——负责任消费和生产,它的具体目标不仅跟企业的关系更为紧密,而且这些具体目标对科学、技术、工程的要求也更加明显和集中。

可见,在可持续发展目标界定和确定的过程中,科学和技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目标制定的背后是科学和科学的方法。

再从SDGs的执行方面来看,目标的执行首先需要知道现实与目标的差距,以及实施目标的主要责任主体。去年,国际科学理事会和国际社会科学理事会一起调查研究后得出了一个结论:在169个具体目标中,49个(29%)目前发展良好;91个(54%)需要更加具体化才能实现;29个(17%)还任重道远。如果只是社会学家,很可能计算不出这些数据,也计算不出来什么时候目标能够实现。所以,在展望执行的时候,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需要跨越的距离,甚至执行的方式方法都还需要科学家的支持。

我想再用两个很有意思的故事来说明这一点。第一个事例是,在美国最近发生了超级飓风之后,遭受飓风损害地区的居民把几个石油公司告上了法庭。这些居民请出了一群科学家,根据科学家的研究和计算,这些石油公司需要对过去100多年间气候变化造成的海平面上升负10%的责任,其中6%的全球海平面的上升则是由3个主要的石油公司造成的。这些居民认为,纠正这些问题的成本不应由公共财政承担,而应由这些石油公司埋单,所以这几个石油公司都成为了被告。

另外一个事例是,国际劳工组织设立了一个促进劳工领域SDGs实现的联盟,叫“8.7联盟”,也就是目标8的第7项,具体而言就是体面劳动。最近,该联盟发布了两个报告,一个报告研究全球范围内当代奴役制的状况,另外一个则是全球范围内童工的状况。报告给出了非常明确的奴役受害者和童工的数据,比如在2016年,全球每时每刻都有4000万人处于各种现代形式的奴役制当中,另外就是全球现在有1.5亿多的童工。表现为这些数据的目标挑战或差距从何而来呢?这两份报告都有一个详细的关于方法论的附录,附录里说明了数据是如何计算,如何收集的,而这些都是科学的表述。

此外,在SDGs的具体执行措施方面,目标17里面有一个专门的执行方法,主要是强调了发挥技术对于目标实现的支撑作用。联合国认为技术的作用对于实现SDGs 特别重要,所以专门成立了一个科学、技术、创新促进可持续发展目标跨机构任务小组,“任务小组将利用现有资源,与来自民间社会、私营部门和科学界的10名代表合作,筹备科学、技术、创新促进可持续发展目标多利益攸关方论坛会议”。

STEM对SDGs的支撑作用的第三个维度就是衡量目标的实现程度。在这个方面,联合国专门为SDGs成立了高级别政治论坛以衡量目标实现的后续落实和评估工作。为此,该论坛将定期研究和编制《全球可持续发展报告》,该报告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加强科学与政策的衔接,成为一个帮助决策者促进消除贫困和可持续发展的强有力的、以实证为基础的工具,这些都是STEM的方法。

又比如,中国在今年8月发布了全球第一个《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进展报告》的国别报告。这个报告用17个目标做目录,每一个目标项下都有实现的过程和程度的描述。其中的一些看似和科技比较远的目标,也都特别强调科学技术的作用。比如说目标4“优质教育”,中国的报告里说大力宣传科学理念、知识和方法;通过校企合作,推进专业教育紧贴技术进步和生产实际。另外,中国还向其他国家提供留学名额,主要是加大职业培训、技术、工程和科学领域的教学。再回到“性别平等”这个目标,这个目标看似和科学没有多大关系,但是中国政府在实现性别平等的目标时所采取的几点非常重要的措施就是STEM。比如,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打击预防拐卖妇女和儿童的犯罪,包括BAT在内的企业都参与其中;支持大龄女童开展实用技术培训,就是对其进行STEM教育;促进妇女信息通讯技术使用能力的提升,这就是用科技赋权。

最后我想说的是,虽然我本人只有89分的数学高考成绩,差一分达到及格,我也曾经非常恨数学这个学科,但是我想STEM教育对SDGs是一体两面的事情,它是一个根本的基础。另外一方面,我认为STEM教育必须坚持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和人文关怀的精神。

这里,我想引用两句我们所知的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爱因斯坦的话来说明这一点的重要性。第一句是,“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怎么打,但是第四次世界大战一定是用石头和木块”,这句话背后是非常令人敬佩的人文关怀,就是说如何让科技、技术最终服务于人类本身精神的发展和世界的和平,而这是它最重要的终极目标。第二句话是,“一个非常令人震惊而明显的事就是我们的科技超越了我们的人性。”观察最近这几年科技的发展给社会带来的不安和对人性提出的挑战,我认为爱因斯坦的话不是杞人忧天。其原因就在于,在技术创新和发展过程中,一些创新者缺乏人文关怀,这导致科学技术在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可能制造了另一个问题。

所以,最终我们还是要回到STEM和人文关怀的有机而密切的结合,惟其如此,才能最终真正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也才能维护和促进我们人类所有的“人性”。


作者为中国纺织信息中心副总经济师、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社会责任办公室首席研究员

本文源于作者在第二届STEM世博会上的演讲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