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之为美


当所有的女人都被称作“美女”的时候,这个世界上还有美女吗?

有,但你已经不能仅凭别人的表述就断定某女很美,或者不再相信别人是真心赞美你了。这时候,“美女”已经沦为了一枚普通代词。

张艺谋导演选电影女主角从来不选绝色美女,历任“谋女郎”,比如巩俐、章子怡、倪妮、周冬雨,漂亮归漂亮,谈不上绝色。或者严谨点讲,老谋子从来不选流行审美意义上的“绝色美女”,什么锥子脸、蛇精眼,统统不考虑。张艺谋说过,电影女主角的脸在一个镜头里被成千上万的人盯着看,必须百看不厌。

什么样的美才能百看不厌?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

有人说,在这个网络发达的年代,漂亮的脸蛋天然具有传播力。但那种值得反复凝视的美,绝不仅仅只是漂亮,而是多重意蕴的叠加。我琢磨着,撇开外表,美至少还得有这么几重:

首先是内在美。就是后天修炼的反映人内在本质的素质。缺少内在美,空有一副美丽皮囊,还是会让人生厌。

其次是多元美。这种美也必须是多元的,包容的。企图用一种美学观去衡量所有人和事物美不美,本身就是丑陋的。

最后,有丑衬托。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恶已;皆知善,斯不善矣。如果没有了“丑”的概念,那么我们也就没有了关于“美”的共识。

在参与编制企业社会责任报告的时候,我经常在两种境地之间徘徊:到底是要把报告设计得更美观精致一点,注重符号、色彩担纲的外在表达,还是更注重发挥报告作为专业管理工具的本质功能,转而追求清水出芙蓉般的恬淡?

现实往往不容你犹豫不决。在一个追求“颜值”的社会,明明可以拼才华,却不得不去靠脸蛋儿吃饭,不整容就意味着公开批判别人的审美情趣。在当下,CSR人不把报告设计得漂亮一点、H5做得有趣一点、传播搞得生动一点,简直就没法交差。而那些社会责任报告本该发挥的作用,比如促进管理和利益相关方参与,提升风险控制和综合价值评估能力等,都不得不被排在“颜值”因素的后面考量。就好比我们到医院看病,关注的是医生长得好看不好看,而不是医术高明不高明。

在传统的男权社会,女性的美,只有在符合男性的美学标准和流行准则以后才能被接纳,毫无疑问,这是今天文明社会一致批判的愚昧审美观。

对于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来说,我们也必须树立正确的审美观:美是其内在的品质,及其引发的共情与共鸣,而非单纯的外在美、符号美。

我们真正应该关心的,不是自己在别人的眼中美不美,而是这个世界有没有发现美的眼睛,以及整个社会有没有关于美的共识。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