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透明度激发积极的商业行为


访谈嘉宾:GRI首席执行官Tim Mohin



“我们将继续发扬GRI的先锋精神”,GRI首席执行官Tim Mohin深感责任之重。

20年前,GRI(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全球报告倡议组织)成立之时,关于可持续发展报告的讨论和实践只有少数的参与者。

20年间,企业可持续发展报告已在全球呈现蓬勃之势。GRI既是见证者,更是重要的推动者。2000年,GRI发布了第一份指导方针《可持续发展报告指南》,以规范组织披露其经济、社会、环境影响相关信息的范围和程序。随后这一指南的每一次修订,都在推动组织更好地发挥以报告促沟通、强管理的作用。2016年10月,GRI完成了从指南到标准的转换,发布了GRI标准(GRI Standards),为各类组织提供了一套通用语言和一系列可靠的披露项来沟通其对经济、环境和社会的影响。报告机构可以通过GRI标准沟通它们在可持续发展政策和战略、管理流程、以及实际绩效方面的承诺、投入程度及相关行动举措,满足和不同利益相关方的沟通需求,为其提供聚焦、全面、可靠的可持续性影响和绩效的信息。

今年1月的履新,对Tim Mohin来说,也是一个新的开始。曾在苹果、英特尔等企业负责可持续发展事务的Tim Mohin,对可持续发展在全球跨国企业如何展开实践,有着很切实的体会。而社会责任发展渐入佳境的亚洲地区无疑是他的工作重心。今年5月在亚洲的调研让他对该地区可持续发展未来更有信心。

亚洲将成为可持续发展报告的领导地区

《WTO经济导刊》:今年5月在亚洲调研后,您曾表示亚洲正成为可持续领域的先锋,这一判断是基于亚洲呈现的哪些表现?在您看来,亚洲的可持续发展有哪些区域特点?

Tim Mohin:今年上半年的亚洲之行让我收获良多。在我过去的职业生涯中虽然也曾多次到亚洲国家工作,但这是我首次以GRI首席执行官的身份访问亚洲。

此次我走访了日本、中国香港、新加坡和韩国,与一些商界领导者和证券交易所官员进行了会谈,也进行了一些媒体采访。在各地受到的热烈接待让我倍感亲切,同时我也发现很多人对我们在GRI做的工作有着浓厚兴趣。

GRI可持续发展披露数据库的数据显示,亚洲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报告数量在过去五年翻了一番,由此可见这个地区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的关注和发展正处在上升阶段。而此次亚洲之行也让我确信亚洲未来会成为可持续发展报告的领导地区。不少地方的证券交易所,比如中国香港、新加坡、中国台湾和马来西亚正在通过要求上市公司披露环境、社会和管治(ESG)方面的信息助推这一趋势。

《WTO经济导刊》:您认为中国的可持续发展进入了什么阶段,有哪些特色?

Tim Mohin:应该说中国政府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做出的承诺十分鼓舞人心,可持续发展在中国的“十二五”和“十三五”规划、“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国政府对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的承诺中都有提及,这一全方位的政策导向将极大程度鼓励企业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做出积极贡献。

《WTO经济导刊》:在发布社会责任报告方面,中国企业的确有长足的进步。根据我们的统计,2016年中国大陆发布了3039份社会责任报告,其中1904份是企业的CSR报告,达到新高,您如何看待这一数据?对于中国的CSR报告发展,您有哪些预判?

Tim Mohin:我们知道商业机构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现在一些大型公司的利润已经超过了一些国家的GDP,它们的供应链延伸到世界各地。作为一个世界经济体,中国正在迅速崛起,随着中国全球影响力的提升,中国在负责任商业实践方面愈发活跃。

在中国,可持续发展报告最开始大体上是政策驱动的,但当公司在这方面的相关实践越来越成熟,它们会做得远远超过强制要求的内容。我希望看到这一良好趋势能在中国持续下去,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能看到公开探讨和管理可持续性影响的价值所在。

在这方面实践的不断探索中,中国将有机会实现飞跃。在西方,基于报告发展的历史或其他各方面原因,公司的报告流程有时是非常缓慢且繁重的。在当下这种迅猛的发展势头下,中国可以定义一个快速、高效、实用的报告流程。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看到报告对客户、雇员和其他利益相关方带来的效益,这些企业将在竞争中获得比较优势,同时提升中国的发展环境。

更灵活、清晰的GRI标准

《WTO经济导刊》:经过多年的推进发展,以CSR报告为代表的社会责任信息披露和沟通方式正在呈现哪些新的特点?尤其是互联网等新工具、新形式的出现,是否也促成了新的变化?

Tim Mohin:GRI在20年前率先开启了可持续发展报告事业。那时几乎没有公司披露ESG影响的信息。再看现在,可持续发展报告已经成为绝大多数世界大型公司的普遍实践。它们知道成为一个好的企业公民是它们的客户、雇员和所有其他利益相关方的期待,通过报告提升企业透明度可以帮助它们成功地管理其业务。

在报告趋势方面,数字化报告的确是非常明显的走向。尽管冗长的年度报告仍然是可持续发展报告的最常见模式,但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探索以一种互动的方式来呈现它们的数据。

我们也更多看到报告工作在多个层面展开。比如,一个大型公司目前既披露其全球信息,也按地区国家进行分别报告,特别是有针对性地回应地区利益相关方的需求。最终,随着更多公司开始进行报告,我们将更容易进行不同公司和不同领域可持续发展绩效的交叉比较。这是报告工作之后,迈向可持续发展道路上非常必要的一步。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可持续发展报告还会有持续的增长。我们知道企业透明度可以激发积极的商业行为,随着经济快速增长地区比如亚洲的公司逐渐实践可持续性报告,提升透明度,这将形成极大的推动力,帮助解决世界性问题和挑战。比如,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SDG 12.6)明确要求联合国成员鼓励公司披露可持续性信息,这在SDGs的前身千年发展目标中是没有的。

《WTO经济导刊》:GRI的报告指南也一直在与时俱进,2016年GRI新的标准发布,明年就将正式取代G4指南。您对中国的社会责任报告发布者用好GRI标准,有什么具体建议?

Tim Mohin:您说得对,到2018年7月底GRI标准将全面取代G4指南,所有采用GRI报告指南的公司应完成从G4到GRI可持续性报告标准(GRI标准)的过渡。GRI标准将为中国以及世界各地公司提供诸多益处。新的模块化的结构意味着,未来GRI全球可持续性标准委员会(GSSB)可以更新单个或者部分标准,并不会影响到报告框架其余部分的使用。也就是说GRI标准的更新换代将不会有颠覆性变化,因为将不再需要彻底更新整个报告框架。

GRI标准也将翻译成简体中文版,并计划在今年年底发布,在新的GRI标准中我们也特别澄清了一些报告公司过去容易混淆的概念。例如,GRI标准对“要求”“建议”和“指南”三者有明确的区别。这将帮助报告机构更好识别并获取它们需要披露的信息。同时GRI标准也更加灵活一些:公司可以使用单独一套标准,或者一部分标准,而不是用全部GRI标准发布一份完整的可持续发展报告。GRI标准的灵活性和清晰性将给公司最适合的工具,满足自身及利益相关方的需求。

继续发扬GRI的先锋精神

《WTO经济导刊》:今年是GRI成立20周年,您认为哪些因素促成了GRI的报告指南如今能够成为全球范围内使用最广的CSR报告框架?您希望GRI在未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Tim Mohin:确实,今年9月我们将庆祝GRI成立20周年。GRI的成功来源于我们一直以来秉承多元利益相关方原则。GRI标准是基于一个广泛的利益相关方群体投入,确保其代表了最重要和最关键的可持续性相关信息。

我们将继续发扬20年前创立GRI时的先锋精神。GRI一直站在帮助公司透过报告对其影响负起更多责任同时从这一过程获益的行动前沿。我们的最终目标一如既往是推动可持续发展的前进。

《WTO经济导刊》:您在可持续发展领域有长期的实战经验,现在从企业转到组织,面对“新”的角色,您如何发挥“老将”的优势,亟需解决的挑战是什么?

Tim Mohin:在科技产业从事可持续发展专业工作超过20年的经历,的确使我能够更好地从实操者的角度看待报告这件事情。我理解商业世界的现实情况,也非常清楚公司关注关键业绩指标(KPIs)。

有句老生常谈的话“能衡量才能管理”适用于每一个公司。而说到可持续发展报告,“如果每件事都重要,那么每件事就都不重要”同样适用。

多年以来,可持续发展报告已经变得太复杂,而复杂正是做出好决策的敌人。当公司聚焦于它们能够控制或者影响的最重要的议题时,就是它们能够带来真正的改变的时候。所以,我们面对的主要挑战之一是帮助公司变得更专注。假以时日,我希望看到公司不再编写超过100页的年度可持续发展报告,而是去披露更简明精炼、聚焦当下、可比较的、甚至展望未来的可持续性信息。只有这样的信息和数据才能够推动好的决策。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