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参与,不再是边缘


2017年7月10日,天津,南开大学。

来自第九届全国MBA商业伦理与企业社会责任教学研讨会的统计显示:中国目前241家商学院已有80%开设了商业伦理与社会责任课程,而10年前的这一数据还只是占到38.9%。这个迄今已走过10个年头的研讨会,超过400名从事该项课程教学的老师们直言在这“找到了组织”。

这个“看似孤独但确伟大的事业”历经数年,终于也不再孤独,并在构筑中国商业的良心、唤醒企业家责任感、培养未来商业领袖等方面砥砺前行,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2017年9月9日,北京,清华大学。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7级MBA的新生们兴致高昂,一边记录着经管学院副院长钱小军在开学典礼上的精彩演讲,一边不时献上热烈掌声。

演讲中,钱小军勉励学生们要立大志,坚守道德良知底线,勇于承担社会责任,培养家国情怀,懂得回报社会。

来自高校的态度和思想,一直扮演着社会创新发展的动力,同时预示着商业的趋势和未来。2017年教育领域频频发声“以社会责任变革商业和可持续未来”,可以说一方面印证了企业社会责任在我国近年来快速发展的蓬勃态势,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以高校为代表的社会组织积极参与我国社会责任建设的强烈意识。

具体表现出来就是:无论是从事社会责任研究的高校和科研院所,还是从事社会责任传播的媒体平台,还是从事社会责任咨询、评价工作的专业机构,近年来在致力于推动我国社会责任的整体进步方面可以说繁花似锦、遍地开花,并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和内容,而这背后反映出的则是责任消费和责任投资在社会公众生活中、在企业运营过程中的嬗变与革新。

而这个过程中的标志性意义的事件,当属2010年ISO 26000社会责任国际标准,以及我国首个社会责任国家标准——GB/T 36000-2015《社会责任指南》的发布,不仅从理论上,同时也从标准和实践上,为各类社会组织参与社会责任建设规范了理解、提供了行动方案。

更重要的意义还在于:推动我国社会责任的发展与进步,不再想当然地寄托于某类组织,不论它是企业界、政府、还是NGO等社会组织,或者某个伟大的个体,而是将社会进步的希望寄托在每一个组织及其利益相关方自生自发的互动过程所激发的无尽创新、制度演进和实践互动中所产生的力量上。

简单的说就是:全民履责、全民督责、全民问责时代来了。

特点:灵活的大胖子

应该说,社会组织的构成,很大程度上便决定了社会组织参与社会责任建设的主体、方式、内容,相较于企业、行业等组织将更加广泛多元,且丰富多样。而对于其履责特点的总结,同样也离不开十八大以后经济、社会发展背景下来自技术、实践等方面的考量。

具体来看,社会参与我国社会责任建设的主要特点有:

参与力量更加多元。社会参与力量涵盖了除政府、行业协会、企业和国际力量之外的其他所有力量,包括教育科研机构、专业服务机构、媒体、社会组织及公众等。这些力量为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参与形式更加多样。随着参与力量的不同,社会参与的形式也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包括开展社会责任理论与实践研究,开展社会责任教育和培训,为政府、行业协会、企业等提供专业的社会责任支持与咨询服务,促进社会责任理念的传播,对企业的履责行为进行评价和监督,在消费和投资的过程中对企业的履责情况进行支持或抵制。

参与方式更加灵活。一般理解中,社会组织参与社会责任建设,在时间上往往较为事后,在影响上表现为建议,而伴随着近年来的技术进步,新媒体和新工具开始普及,社会组织、社会公众参与社会责任建设的方式也更加灵活。比如,社会公众往往通过移动在线的方式就能对企业的社会责任实践提出建议、参与决策或者决定用脚投票是否购买。

如近年来为了对抗“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发起的冰桶挑战,以及今年腾讯公益平台发起的关注自闭症儿童的“一元购画”活动,都是通过借助互联网的平台和技术,在短时间内引发全民参与,取得重大的社会影响。

社会责任履责新主体。社会力量不仅是推动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力量,同时自身也在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不仅企业发布社会责任报告,很多非企业组织,如教育机构、政府司法机构等也加入到社会责任报告发布行列,表明他们成为主动履行社会责任的新主体。

成效:春江水暖成砥柱

我们一直说,责任与体量成正比,大企业有大责任,需要大担当。

正因如此,我国社会责任的发展很多时间内被认为是大企业、大组织的事,社会组织的虽然主体多元、力量广大,但由于太过分散,往往被视为推进社会责任建设的边缘力量。但伴随着ISO 26000,尤其是新媒体的发展,社会各方对于社会责任的认知逐渐提升、社会力量对于社会责任建设的贡献也越来越有效率、越来越有效果。

在一些社会责任前沿议题,或是前沿实践方面,包括NGO、研究机构等社会组织往往反而扮演着“春江水暖、先行先试”的角色。正因如此,社会参与在最近5年发展神速,贡献巨大,具体如下:

社会责任研究发展迅猛。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参与到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发表的企业社会责任方面的学术文章及出版的著作数量大幅增长,从不同的视角对企业的履责情况进行了深入分析和探讨。如由本刊参与联合出品的《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发展报告(2016-2013)》,参与社会责任报道和研究的媒体(含自媒体)也越来越多。

社会责任教育正在起步。目前,我国的社会责任教育主要是在MBA 教学中开展,一些知名高校本科阶段也开设了社会责任教育,如南开大学等。如文前提到的全国MBA商业伦理与企业社会责任课程家教学研讨会,迄今已召开了九届,这对于责任根植教育,培养负责任的商业领袖和负责任的公民,意义深远。

尽管多数本科院校对企业社会责任教育重视不够,在课程教学中涉及企业社会责任的内容较少,但在论文设计、高校志愿者活动等方面对社会责任的开始越来越重视。

社会责任咨询逐步丰富。社会责任咨询从单一的指导社会责任报告编制,逐步增加到社会责任管理建议、社会责任战略规划制定、社会责任指标体系构建和社会责任品牌建设等方面。

社会责任评价和监督趋于常态。随着社会责任的不断发展,关于社会责任的评价也逐渐趋于常态,出现多家社会责任评价机构;社会责任监督方面的内容也逐步完善,作用也逐步显现。

责任消费与责任投资渐成新风尚。我国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关注责任消费,认知度总体也逐渐上升。我们注意到,无论是企业的产品的设计推广,还是消费者的购买行为,都更加趋向于更加环保、绿色、理性、可持续。如,2017年双十一前,苏宁等电商平台就推出了可以回收循环利用的“共享快递盒”,倡导绿色环保。

建议:新时代的新使命

全民履责时代,社会责任同样也正进入一个由“边缘力量”主导推进、以需求侧倒逼供给侧进步的时代。从这个角度讲,社会各方对于社会责任的认知度、对于社会责任建设的投入度、对于社会责任的需求和期望,一定程度上将决定社会责任整体上应如何推进。

这同时,也为社会组织参与社会责任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新的使命。有鉴于此,建议如下:

学术机构加强对社会责任的研究。学术机构应从中国的实际出发,加强社会责任理论和实践研究,探索符合中国特色的社会责任推进路径,更好地为中国企业履行社会责任提供理论指导。

教育机构加强社会责任的教学。教育机构应更加重视社会责任的教学,将社会责任作为基础学科进行推广,更大范围地普及社会责任理念和知识,让社会责任理念成为未来人才培养的基本素质。

专业机构加强社会责任指导。专业机构应考虑借助自身的专业能力,为企业提供更加专业、更具针对性和前瞻性的社会责任咨询和指导服务,助力企业更好地将社会责任融入日常管理和运营。

媒体充分发挥传播职能。新闻媒体应将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作为重要着力点,加大宣传力度,增强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意识,宣传交流企业回报社会的成效和经验,提升社会公众关注度和参与度,如2015年11月24日,新华网、光明网、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等互联网企业共同签署《互联网企业社会责任宣言》,这对促进有利于社会责任实践推进的人文环境和舆论环境,能起到政府、企业、协会都不能替代的作用。

社会组织与公众加强督促。社会组织考虑加强与政府相关部门的合作,加强与有关行业协会的对话,加强与新闻媒体的沟通,发挥消费维权专家、学者、律师和志愿者的作用,提高消费者组织维权的专业化、法制化水平。

如用以帮助用户了解天气和空气信息的蔚蓝地图APP,它为人们所称赞的则是,通过这个平台不仅可以了解全国河湖的水质情况,同样用户还可以检举有排放废水、废弃的企业,一次达到监督企业目的。

此外,社会组织还可以将单个的消费者联合起来,给不负责任的企业施压,敦促这些企业更好地履行社会责任。

如果说,2013年,我们用的是“社会参与”来总结和回顾更早之前社会组织在社会责任建设中扮演的角色,那么在十八大以来的5年间,社会组织除了积极贡献、参与、监督企业社会责任的实践和理念发展,一定程度上甚至扮演着社会创新和社会责任的源动力。

我们也更有理由相信:这种悄无声息的变化的正面效应如果能够最大程度地释放出来,受益的就不仅是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事业,对于构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等宏伟目标也将助力不少。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