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产业界将SDGs融入企业行动宪章


日本产业界将SDGs融入企业行动宪章

——关于经团联企业行动宪章的修订



日本经济界的代表性团体经济团体联合会(以下简称经团联),时隔7年于2017年11月修订了其企业行动宪章。此次修订可视作对2010年修订以来的国际最新趋势所采取的应对措施。追本溯源,企业行动宪章是约1300家会员企业之间所达成的公约,是以宪章精神对各会员企业的商业行为进行的约束。虽然该宪章以企业的自觉行为作为前提,但根据经团联以及日本企业市民协议会(CBCC)所开展的调查结果来看,大量日本企业都依据宪章中对具体举措所规定的实施指南来编写其公司自身的行为规范及实施细则。由此看来,该宪章作为企业的社会责任基准具有巨大的影响力。

企业行动宪章自1991年首次制定以来,本次已是对其进行的第五次修订。20世纪90年代初期,由于企业丑闻频发,故而该宪章最初的编写重心是为了呼吁贯彻企业道德伦理。而在21世纪初,随着企业社会责任慢慢进入了日本社会的视野,该宪章也与时俱进,将推进可持续发展以及尊重人权等理念编入到了2004年的修订版中。2010年,随着社会责任国际标准ISO 26000的出台,该宪章全面吸收其中的指导思想,进一步发展成为与国际标准接轨的新一代的企业行为规范。

这一次,笔者作为企业行动宪章特别工作组组长,与会员企业以及经团联事务局的各位共同参与了耗时约9个月的修订工作。工作中,我切身体会到了自上次修订以来的7年间,社会对企业行为愈发高涨的期待,以及企业自身为顺应时代所采取的各项改良措施的成果。因此,本次的修订虽然幅度较大,其着眼点主要为“SDGs”和“商业与人权”这两点。

企业引领社会实现可持续发展

以1992年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会议”(里约地球峰会)为契机,企业开始逐渐关注可持续发展,但是实际上在战略层面提出“可持续发展”的企业在初期并不多见。其原因主要在于,大部分企业都认为可持续发展是需要在政府或者联合国层面来开展讨论的课题。

但是,随着新世纪的到来,企业的社会责任这一概念逐渐明确,世界上开始兴起将可持续发展这一理念纳入到企业经营战略中的风潮。特别是2015年,SDGs在联合国得到采纳,对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展望被具象化成17个具体的目标,使得企业加速理解并积极投入到了这一目标当中。

2017年,联合国全球契约以及以可持续开发为目标的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WBCSD)共同提起倡议,希望将SDGs列为企业社会责任的中心课题。大家已经逐渐形成一个共识,即实现SDGs必须获得企业的参与,而同时企业为参与其中所采取的创造性行动与变革亦能引领企业自身的成长。由此,SDGs与企业的商业开发目标(BDGs)实现了同步。

为了进一步推进企业积极投入到该事业中来,我们在企业行动宪章的序文中,呼吁企业来担当实现可持续发展社会这一目标的引领者,并且相比旧版,我们整体以更为积极的基调来编写新版的宪章正文以及指南部分。

另外,宪章的第1条体现了经团联希望通过实现社会5.0来为SDGs的达成做出贡献这一基本理念。社会5.0是指在狩猎社会、农耕社会、工业社会、信息社会之后即将到来的一个以人为本的超智能社会。人们预计在该社会中,物联网、人工智能以及机器人等最新技术将会得到充分的利用,并且能够无微不至地满足每个人的任何需求,进而实现社会资源的最优配置。2016年1月,日本政府内阁会议中所审查通过的第5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就提倡以实现该社会形态作为发展目标,而在实现社会5.0的过程中,企业必将发挥巨大的作用。换句话说,对于经济成长、健康•医疗、农业•食品、环境•气候变化、能源、安全•防灾、人与性别平等等各类社会问题,企业可谓是解决或调和这些问题的最为关键的力量(如上图所示)。

image.png

以人为本的经济成长

这即是在本次修订中,与以社会5.0为中心的SDGs商业战略同等重要的另一主题,并且与新设的第4条条文中提到的尊重人权的相关措施有着直接的关联。联合国“商业与人权相关的指导原则”中,以“企业负有尊重人权的责任”这一表述,来约束企业建立能有效保障人权的管理体制(人权尽职调查)。即,希望在整个供应链和价值链中消除可能侵害人权的风险,以防患于未然为目标,完成能将风险扼杀在摇篮里的体制构建,并以PDCA循环的方式来进行运营。同时,如果万一出现了侵害人权的现象,应迅速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

以上这些也并不仅仅是大企业所面临的挑战,现今许多中小企业同样建立有海外供应链,同样需要建立能防患于未然的人权保障体制。进一步来说,企业所承担的并不仅仅是人权保障这一风险管理义务,企业还需要进行积极探索,来提高社会的人权水平。全球范围内,气候变化所引起的自然灾害日益增加,各类争端和内战导致了大量难民的产生,而贫富差距与男女不平等等问题更是日益深化,这让位于社会底层的人们不得不面对越来越严峻的生存挑战。毫无疑问的是,政府对实现这类的“人类安全”(human security)目标负有最为首要的责任,但对于那些单靠政府所无法解决的问题,各利益相关方的共同参与亦是必不可少的。在这一层面上,人们愈发希望企业能够通过开发和提供能促进社会发展且安全可靠的商品与服务,并积极开展员工参与型的支援活动,来为更有包容性的社会建设发挥更大的作用。对于这些企业而言,在解决贫困问题并建设更有包容性的社会的同时,保证可持续性的经济成长,无疑是今后企业的重点课题。

另外,尊重人权这一理念的内涵中,还包括了推进多元化(提高女性职场地位,雇佣残障人士等)与工作方式的革新等,关系到企业活力与成长前景的各类因素。如企业能够真正将尊重人权这一理念纳入到企业经营的各个方面,必将能够从员工、消费者•顾客、投资者与客户等社会各个层面获得更加更多的认可。

如何将SDGs纳入经营

首先,不能将SDGs理解成互不相关的17个独立的目标,而是要将其视为一个有机结合的体系,以一个整体来看待它。而对于其中的169个子目标,企业需要依照自身情况,分清轻重缓急,以与自身事业最为相关,对公司运营影响最大的项目为中心来开展。

同样的,企业行动宪章的序文与正文10条适用于经团联的全体会员企业。各企业为实现宪章精神,需要将其与自身的行业、营业状况、事业特征、经营理念、实际情况与企业实力相结合来开展各项实践工作。

这一次,为了更好地服务于企业的实践工作,宪章中的“企业行动宪章•实施指南”部分不仅扩容到了165页,并且在内容上也进行了大幅度的修订与充实。与内容简练的宪章正文不同,在指南中不仅记载了法律的相关规定,风险管理的注意事项,经团联为推进企业自主措施而采取的环境与劳动相关事项,还提供了相当多的优秀案例供企业参考。希望企业能完完全全地理解好这份文件的内容,进而依照自身的实际情况,积极实施有企业自身特色的各项相关举措。

最重要的是,为了使实践真正落到实处,需要经营管理层持续地对此给予足够的关注,将其内涵纳入到企业经营战略和中长期计划中,并且在各个部门与每个人的日常工作中做好落实工作,同时开展相配套的学习教育与培训工作。同时,通过与企业的利益相关方进行开诚布公的交流并开展通力合作,能够获得企业内部人员之外的观点和见解,从而更为有效率地解决措施推行中可能遇到的各类问题。

解决发展中国家常见社会问题的商业模式

所谓有助于SDGs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呢?通过在WBCSD会议期间与印度和墨西哥的一些创业者的接触,我们或可一窥端倪。在印度,我们访问了亚拉文眼科医院。在这里,我们考察了划时代的麦当劳式“大量•高品质•低价格”的医疗商业模式。该医院希望以此商业模式,彻底解决“失明”这一病症,其成果同样令人瞩目——在10年间累计实施了400余万例白内障手术的同时,将费用压缩到了最低,并且还能为贫困阶层提供包括接送服务在内的免费治疗。

据统计,在墨西哥,其国民的约4成,即5000万人每天仅仅依靠不足3.2美元过活,过着十分贫困的生活。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不仅有大量的创业者亲身参与其中,还建立了正规的创业者培养项目,并引入了社会影响投资等各类新兴金融手法。例如,一家名为BAMX的食物银行,从农民处接收不合规格的蔬菜,从企业处接收废弃处理前的食品,然后制成营养均衡的食材以低价提供给贫困家庭。这一大规模的物流体系一年能够为150万人提供帮助。同时,他们还在为希望脱离饥饿与贫困循环的人们提供技能学习与工作的机会。

这两个事例都为我们揭示了一个事实——商业拥有着可以促使社会变革(彻底变化)的力量。企业如果能切实依照本次大幅修订后的企业行动宪章和实施指南,积极与各利益相关方开展通力合作,并站在消费者与客户的角度,灵活运用自身所积累的技术实力提供产品与服务的话,则能够在实现经济效益的同时解决可持续发展相关的问题,进而创造巨大的社会价值。

(作者为经团联企业行动宪章特别工作组组长、日本企业市民协议会企划部会长)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