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他们如此“任性”?


8月初,特斯拉创始人、CEO埃隆•马斯克宣布正在考虑让特斯拉退市私有化。如果按照每股420美元的价格计算,特斯拉的退市交易规模将高达720亿美元,成为史上最高的退市交易。

对于任何一个企业家来说,公司上市都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具有里程碑般的意义,可以享受募集巨额资金、降低运营风险、赢得声誉和规范管理等好处。

然而,马斯克却称退市是特斯拉“最优的前进方向”。他认为,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容易受到股价剧烈波动的影响”,让特斯拉员工分心;也让公司受制于季度财报周期,迫使公司不得不做出可能适合某个季度,但不一定适合长期的决策。

企业退市私有化的现象无独有偶。2008年,欧洲知名的化妆品公司娇韵诗集团在上市24年后,出于维护独立性和可持续发展的考虑,做出了回购公司股票退出巴黎证券交易市场的决定;2013年,戴尔公司创始人迈克尔•戴尔通过一笔杠杆收购交易将戴尔私有化,其目的是在PC市场萎缩之际,在决策上摆脱外部力量束缚,以获得更大带领公司转型的自由权。

在中国,也有一些具有影响力的公司选择了“不上市”的道路。任正非谈及华为不上市原因时强调,“资本市场都是贪婪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不上市成就了华为的成功。”“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更是坚定地喊出来“我坚决不上市”。

尽管退市私有化和坚决不上市的公司尚属凤毛麟角,但却折射出资本市场短期逐利和企业所追求的长远利益之间存在的冲突,这正是单纯对股东利益负责和对包括股东在内的利益相关方利益负责的冲突,是单纯市场竞争和全面责任竞争两种不同经营理念的冲突。

资本市场的逐利性表现在对于公司短期经营业绩的过度关注,对于企业长远发展缺乏耐心,造成的后果是企业决策难以专注于长期使命,难以坚持为理想和目标而奋斗。而这,对于那些具有强烈使命感的企业家来说,往往是不愿也不能接受的。因此,当这种冲突难以调和时,这些对使命和长远利益执著的企业家,选择了退市私有化和不上市道路。而这也正是企业社会责任理念要义和价值的体现——考虑并平衡利益相关方利益,实现公司长远使命和愿景,创造有助于社会和环境发展的长期价值。

退市私有化和不上市,对于这些企业家来说,并不是一时冲动,也不是任性而为,而是基于其自身既是脱离资本市场也依然具有的资金实力、合理的组织治理和高效运转的能力。

对于这些怀有长远使命的企业和企业家,我们致以敬意和祝愿。对于资本市场的发展,我们也愿少一些短期逐利,多一些具有长期价值的投资。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