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责任是一种格局,标准是一种源动力



2018年11月1日,是ISO 26000社会责任国际标准发布8周年的日子。8年来,社会责任标准化不仅成为中国社会责任发展的阶段特点之一,同样也成为了企业创新社会责任实践的行动指南和内在驱动力。

言必称标准,行动必遵循标准,已成为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建设的一道亮色。尤其是在2015年三项社会责任国家标准发布以后,责任的价值和标准的意义也越来越和企业的创新、使命和价值观联系在一起。

中国标准化研究院研究员陈元桥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社会责任是一种格局,也是一种动力,只有将社会责任标准融入到企业的愿景、战略和价值观中,那才是骨子里的改造、是血液里的改造,为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创新的源动力。

在陈元桥看来,社会责任标准的价值,同时还反映了我国在全球社会责任领域不断提升的影响力和话语权,是我国深度参与国际标准工作、贡献全球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成果。


ISO 26000在中国扎实推进

《WTO经济导刊》:ISO 26000发布后的8年间,中国是如何推进和落地的,目前有哪些重要的进展?

陈元桥:ISO 26000发布以后,我们随即开展了相关的解读、宣传和推广工作,同时着手推进ISO 26000的中国落地和转化工作。

2015年6月,基于ISO 26000的GB/T 36000系列社会责任国家标准正式发布,成为了中国社会责任领域的里程碑。GB/T 36000系列国家标准的发布实施,以及随后所开展的关于电力、食品、乳制品、文化等重点领域企业社会责任实施指南国家标准的研制工作,既是ISO 26000在中国落地的转化,也是ISO 26000在行业领域层面的进一步细化,对于统一国内社会责任的概念和思想,对于引导各类企业更好地开展社会责任建设,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发挥了重要作用。

此外,一些在华外资企业对于ISO 26000的率先应用,同样也加速了ISO 26000在中国的进一步落地和推广。


《WTO经济导刊》:在您看来,ISO 26000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陈元桥:ISO 26000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全球社会责任有了统一的、共同的概念,一定程度上结束了社会责任领域思想混乱的局面。

而ISO 26000在国际上普遍认同的七大议题和七大原则,也成为国内理解、推进社会责任工作的基本共识和基本框架。

体现最明显的就是社会责任报告的编制,越来越多的企业都开始向ISO 26000七大核心议题靠拢,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五花八门,而是开始有了共同的方向和框架。


《WTO经济导刊》:其他相关方还有什么评价和反馈呢?

陈元桥:作为一种适用于全球所有组织的标准,ISO 26000虽然对社会责任的概念、原则和内容做了清晰的界定,但也许正因为太通用、面太广了,所以在落地过程中的针对性,以及应用过程中的可操作性并不是太强。

这种情况,是我们从一些企业得到的反馈,在当初ISO 26000的起草过程中我们也曾有过这样的预感。


《WTO经济导刊》:那么有没有做得好的企业呢?

陈元桥:伴随着ISO 26000社会责任国际标准,尤其是GB/T 36000系列社会责任国家标准的发布,标准化引领不仅成为中国社会责任发展的阶段特征,同时也成为了一大批优秀企业开展社会责任的标配。

这其中,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雀巢(中国)在东北成立奶牛饲养管理培新中心。该中心对个体奶农免费提供技术培训(包括饲养技术、食品安全等),以确保乳制品行业供应链源头的质量安全,这为整个行业(不只是为了本企业一家)的食品安全提供了重要保障。从此事我们能看到雀巢作为一家百年老店真正做到了将社会责任融入企业发展的血液中去坚守和传承,这也才是真正的可持续。


标准为企业提供内在驱动力


《WTO经济导刊》:有人说,标准化引领已经成为推动中国社会责任发展的主要动力,也是中国社会责任发展的主要特点,您认同这种观点吗?

陈元桥:当然认同这个观点。社会责任无论是在全球的发展,还是在中国的发展,最开始都是通过标准来引领、来推动的。

不管是此前的SA 8000、还是后来的ISO 26000,包括还有很多其他标准,解决的都是怎么做、如何做以及做什么的问题。相对于企业实践而言,它不仅仅是一个核心尺度,同时还提供了内在的驱动力。


《WTO经济导刊》:对于企业在管理和实践中应用ISO 26000,您有什么建议和应对?

陈元桥:个人来看,我认为企业首先需要真正准确、深刻理解ISO 26000。在理解的基础上结合企业实际建立适合企业自身实际的社会责任企业标准,以规范企业社会责任工作并提高企业社会责任绩效。

其次,社会责任是一种格局,也是一种动力。企业还应从本质上深刻认识到ISO 26000的核心内容和核心价值,将社会责任融入到企业的愿景、战略、文化和价值观中,那才是骨子里的改造、是血液里的改造,为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创新的源动力,而不仅仅只是停留于做面子工程,或者当成了一种功利化或公关的手段。


《WTO经济导刊》:ISO 26000的中国落地,也是中国参与全球治理、提升标准话语权的尝试,在未来参与国际标准编制上,我们还有没有一些其他的行动或者计划?

陈元桥:持续参与国际标准起草的过程就是提升标准话语权的过程。在ISO 26000/PPO(ISO 26000出版后组织)升级为ISO 26000/SGN(ISO 26000 Stakeholder Global Network,ISO 26000利益相关方全球网络)后,下一步我们中国标准化研究院还将与责扬天下合作,进一步讨论中国参与SGN的工作方向和工作方案,为全球社会责任的发展贡献中国智慧。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