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加法,还是做减法?


朋友圈里经常看到老母亲央告:“请给26号小朋友某某某投一票。每天一票,谢谢!”看到这种信息,我通常都非常感动,然后默默把孩子他妈的朋友圈屏蔽掉。

现在这信息技术真是发达了,要评价一个孩子,动动手指,在手机上就可以完成。我们上小学那会哪有这么高科技啊?要评价班里的孩子,老师得往教室后墙上贴一张超大的白纸,画上表格,填上每个孩子的名字,一人占一列,从下往上填。填什么呢?表现好的孩子能得到一朵小红花。老师专门找人刻了一个橡皮章子,往某个孩子的那一栏里盖上一个小红花,这就是一项奖励。到了学期末,有的孩子那一列的小红花都盖到顶儿了,有的还是空白。开家长会的时候,小红花攒得多的孩子家长笑逐颜开,扬眉吐气,十分有面子;少的则灰头土脸,暗运内力,准备回家打孩子。

获得小红花的多少,曾是我小学时代的心病。为此,我经常积极主动奉献,热心班级公益,甚至还动过作弊的念头。现在想起来,差距当然是有效的激励手段,但当差距成为自我认同的社会鄙视链之后,就等于让人人陷入惶惶不安中,进而被迫成为利己主义者,甚至作弊者。而我当年没有因此而“堕落”真是万幸!

小红花评比跟今天的手机投票其实是一个思路,就是采用积分制对一个主体进行量化评价,再通过数值来排列出高低,给被评价的主体标注一个可感知的档次。这就是我们通常看到的各种排行榜。

排行榜的好处是反映某一相关同类事物或人的现实状况、发展水平、客观实力。但由于与生俱来带有比较性质,它在给观榜者提供评价、选择、决策的参考依据的同时,也必然会制造一种紧迫感和危机感,给领先者和后进者都带来一定的压力。

其实,排行榜最早的发明也是出于商业目的,想借由人性的共趋性来制造商机。然而跟所有的游戏一样,玩久了,参与者发现了游戏规则以外的空间,制造者发现了它额外的价值,于是作弊的事情悄悄地发生了,排行榜也被做成了生意。

当前,随着全社会对企业社会责任的日益关注,某些媒体和机构已经从中发现寻租机会,借评价企业社会责任之机,搞各种评判、认证或颁奖。只要企业愿意给钱,我就说你讲社会责任;不给钱,我就不给你认证或颁奖。这种局面如果不能及时得到根本性改善,将导致我国企业社会责任事业出现实质性倒退。

企业规模、能力有大小,但对社会的贡献并无高低好坏之分。把企业的得分相减,我们只能看到差距;相加,才能看到社会综合价值最大化的结果。因此,当前对企业社会责任的评价,应多用加法,慎用减法。


责任编辑:DJ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